tickk

最近都没出现!因为我写文去了😂我也不明白我一个画画的人为什么要突然写文,本来只是画了个睡眠梗的图……只能怪他们实在太可爱了,我真的很喜欢日常小甜饼😂😂
写文太难了,还是画画好……第一次写有很多不足,非常感谢看到最后的大家ww

•和平革命后,仿生人与人类和平共处前提
•ooc预警
•他们只被彼此拥有

[警探组]关于睡眠的小问题

第一章

当你和另一个人开始一起生活时,总会出现一些难以预料到的问题。

汉克已经快要忘记房子里有两个人是种什么感觉了,不过康纳是个不错的室友。不得不说,和一个仿生人一起住的问题比和一个人类一起少得多,毕竟他们对食物或者住宿之类的要求少的几乎像是没有一样,但这一次问题就出在这儿。

首先遭殃的是汉克的饮食。在对待食物方面的问题上,康纳成为了独裁者,他将以汉堡,汽水为首的一切美味食物划入了“汉克·安德森禁止”的领域。而沙拉,营养套餐这些健康食品出现在家里餐桌上的频率高的令人绝望。

诚然,汉堡没有蔬菜健康,但进食的意义远远不止“健康”和“营养”——汉克试图让康纳理解食物的真正意义,但康纳只会用汉克所见过的最认真诚恳的眼神看着他,义正言辞的表示“一切都是为了副队长的健康”。

经过了多次反抗失败后,汉克也只能暗暗期待科技能研发出一些除蓝血外的“不那么健康”的仿生人食品,让康纳也试一试吃不到心爱食物时的悲伤。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虽然汉克每一次都激烈的拒绝沙拉,但最终它还是会到达它该去的地方。毕竟有人关心的感觉很不错——汉克绝对不会向康纳承认的一点。

更重要的问题是睡眠。

正式入住汉克家的第一个晚上,康纳像以前在警局里度过的那些夜晚一样,坐姿端正的呆在客厅的旧沙发上,进入待机状态。在这之前,汉克塞给了他一个枕头和一张旧毯子,柔软的织物散发着樟脑味和另一种温暖的气息。

他忙于从这些对于警用型仿生人来说相对陌生的气味中捕捉那一点熟悉的温暖,以至于忘记告诉汉克仿生人不需要睡眠,因此也不需要这些帮助睡眠的物品。

直到汉克对他说完“晚安”并关掉了客厅的灯后,他的分析系统才告诉他,织物上熟悉的气息来自汉克。汉克让他感觉温暖——安全。康纳感觉在他异常后,某些系统的工作效率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就像刚刚他本应该马上得出关于气味的结论,但他在分析时迷失在了大量与汉克相关的那部分记忆里,这减慢了分析进程。

康纳抚摸过毯子柔软的表面,把它折好,和枕头一起端正的放在了沙发的左侧。待机时他该进行一次完整的自检,在系统的小问题恶化前解决它。毕竟他已经脱离了模控生命,维修不会像之前那样容易了。

相扑已经在他自己的垫子上熟睡,打着快乐的小呼噜——康纳喜欢这声音。汉克的卧室也熄了灯,久违的平静,安全的夜晚。

重要的一天。

康纳把今天的日期录入了加密数据库,闭上了眼睛。月光从雪面反射进客厅,他额角的小环在闪烁了一圈蓝光后,平静了下来。

第二章

“哦老天啊!康纳?”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康纳在待机时被汉克的叫声唤醒,他疑惑地睁眼,望向看起来情绪激动的人类:“安德森副队长?出现什么紧急状况了吗?”

“紧急状况?哦,是的,你就是那个紧急状况!”汉克怒气冲冲的说,“真见鬼!你大半夜直挺挺地戳在那干嘛?”他半夜起来只是想去厨房想倒杯水喝,却被沙发上的黑影吓了一大跳。

康纳,这个让汉克在自己家里受到惊吓的罪魁祸首,朝他歪了歪头,显得格外无辜:“我很抱歉,副队长,刚刚我正处于待机状态,吓到你不是我的本意。”

汉克一脸被噎住的表情,他被迫苏醒的大脑艰难的运转,努力想要理解康纳的话。现在他比刚刚感觉更糟糕了:“待机?好吧,好吧。你们不需要睡眠。”他半是烦躁半是无奈地挠了挠头,继续说到:“不过你不是已经’觉醒’了吗?也许你可以试一试这个。”他一边说着,一边弯腰抱起康纳放在旁边的毯子,然后把枕头摆在沙发靠窗一面的尽头。他拍拍枕头,示意康纳躺下来。

康纳安静的看着他做这一切。他看了看汉克手下的枕头,又抬头望向汉克,尝试着开口道:“谢谢你副队长,不过仿生人并不是人类,不需要……”

“我们现在在家里,叫我汉克,”他打断了康纳,叹了口气,像是斟酌着怎样表达会更好,“我明白,你拥有生命。但你们又不是人类,所以不需要通过模仿人类的行为来证明你们在’活着’,对吗?”

康纳的处理中心飞速的进行着分析验算,他意识到汉克对他不使用这些助眠工具的原因产生了一些误解。

其实在康纳看来,虽然他已经觉醒,但他对成为人类这件事也没有什么明确的概念。不过他确实在做一些尝试,比如减少分析模块的工作,试着跟从情感的选择。

从受到汉克同住邀请后,他的情绪模块一直处于高度愉悦状态。他想要和汉克呆在一起,而汉克接纳了他——不会有比这让他感觉更好的事了。

这同样也让他有些紧张,他拥有足够优秀的社交模块,优秀的运算总能得出最好的选择,让他能赢得人类的信任与好感,与人类友好相处……但汉克是特殊的。

汉克不喜欢系统做出的最优选择——他总让康纳自己决定。

研究如何融入同居生活是必要的。优先处理级别。比如要尊重彼此的生活习惯——而仿生人谈不上有什么生活习惯。很好,这降低了实施难度。但康纳认为尊重汉克现有的生活习惯有损他的健康,所以他做了少许改变,迅速制定了一个堪称完美的方案,包括改善汉克的房间卫生,健康的饮食,增加相扑的运动量等等,他还添加了最新的家务模块。以及成为一个好室友重要的一点:不要为对方添麻烦。他遵循规定,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保持高效的工作能力。

不要为对方增添不必要的麻烦。睡眠问题就呆在这个分类里,又被细分到降低存在感的板块中。现在看来这并不是个正确的决定?康纳望着汉克的蓝眼睛,系统判断告诉他如果再进行一次诚恳的拒绝,成功的概率是98%,但这一次他选择了无视系统指示。

汉克希望他舒适一点,被关心的感觉让他的感知系统散发出暖洋洋的热气。并不实际存在的。

故障?

但这感觉很好。他想要继续感受。

于是他尝试着慢慢躺下,把头部靠在枕头上。柔软。汉克有点无奈的笑了笑,康纳好奇的微微转头看向他。这个睡姿真的很标准——僵硬了,但汉克什么也没说,一切可以慢慢来。

他替康纳把毯子抖开,盖在他身上。康纳把毯子向上拉了拉,一直盖到了下巴。汉克感觉他这个样子有些好笑,这让他烦闷的心情好受了点。现在他看起来完全就是个安安静静的年轻人,不过是相貌远高于平均值的那种。

“好了……总算折腾完了。”汉克把支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挪开,打算也回去继续睡觉,但康纳还在睁着眼睛看着他。他忍不住折返回来,把手轻轻盖在他睁着的双眼上。

“睡吧。”

康纳顺从的随着他的动作闭上眼,睫毛划过了汉克的掌心。那一瞬间,那些轻盈的小东西不仅仅从他手心划过,也为心脏带来了些微震颤。

汉克立马收回了手,他过于该死的迅速了,还好这没有惊到康纳,他仍然乖乖的闭着眼——汉克必须得承认,这场景实在是相当的美好,也许要排到他所见过最美好事物排行榜的前三。

你他妈在想什么?现在汉克觉得他可能才是异常的那个,他按住胸口,试图阻止心脏不正常的跳动。

缺少睡眠不会对仿生人造成影响,却会使人类变得糊涂。汉克决定要马上回到床上,睡上充足的一觉,这样他的大脑就能恢复平日的正常状态,不会去产生什么奇怪的妄想。

“晚安,汉克。”康纳在他身后轻轻的说。

汉克停下脚步,房间里太安静了,他能感受到康纳声音里与以往不同的柔软,还有他小小的呼吸声——所以他把呼吸模拟系统也打开了?他又一次把自说自话着跑远的思绪拉扯回来,艰难回应到:“做个好梦,孩子。”

他几乎是有点儿落荒而逃了。

仿生人不做梦。康纳想,但他没再说话,只是在枕头上调整了一下姿势,听到汉克把自己砸在床上的声音。意识休眠前的最后一秒,他觉得今晚可能真的会有一个好梦。

然而汉克却久违的失眠了。

他多久没像这样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几年前,那些痛苦的事发生过后,他整夜整夜睁眼盯着天花板,无法入眠。他的胸腔里,曾经快乐跳动着的鲜红的生命力……那里什么都没有了,空白的怪物把他撕扯成了另一种可怕的东西。

于是他开始酗酒,酒精和垃圾食品暂时拯救了他,同时也在缓慢摧毁着他。醉酒能带来空洞又茫然的快乐,支撑着生活踉跄摇摆着前进的步伐,他原以为那块空荡荡的地方再也传不出任何声响了。

它也确实沉寂了很久,久到汉克以为那里已经死透,甚至是彻底消失了。直到那个模控生命派来的RK800闯进了他的生活。一台只知道完成任务的机器,一个虚假的拟人物品。

糟糕的刻板印象。

但它像一个活生生的人。聪明的程序设定,用他愚蠢的声音提醒着汉克摄入的卡路里,固执的要求他和他一起前往探案现场,还收买了他的狗。汉克开始听见胸腔中轻微的响动,这让他感到自己还活着。在模控大楼里和两个一模一样的RK800对峙时,他清楚的看到了在自己作出了正确选择后,康纳眼中所闪过的光芒。

他拥有生命。

康纳。

他对康纳有所期待。他在期待什么?但显而易见的是,他早已无意识间就把康纳划入了保护范围,然后是朋友,现在向着家人迈进,接下来是……好了,停止。

该停止了。

康纳就是康纳,仅此而已。他不能再索求更多。

他强迫自己沉入睡眠,但那只是徒劳。

第三章

睡眠事件过后,生活又回归了看似正常的步调。汉克迟到的频率降低了很多,康纳偶尔去耶利哥帮忙处理事务,同时也在申请正式加入警局——政府出台了仿生人就业相关的政策后,很多仿生人选择重回工作岗位。

不过对康纳来说,这也只是走个流程,警局里几乎所有人都默认了他和汉克的搭档关系,尤其是局长,他十分乐意见到汉克被“管制”的场景。他的老朋友早该需要这个了——当康纳没收汉克的芝士汉堡被他第二次撞见时,他甚至悄悄对康纳比了个“干的漂亮”的手势。

一切看起来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康纳发现最近汉克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最明显的就是对于康纳所安排的种种健康生活计划的态度变化,往常的激烈反应大大减弱。比起“认可”或者“认命”,更像是有什么东西阻挡了他对着沙拉乱飙脏话的能力。这可不太寻常,毕竟粗口和口是心非的能力是组成汉克的重要部分。

他在犹豫要不要对汉克进行一下全身扫描——他挺久没这么干了,大部分人类厌恶被整体分析,他们不喜欢被看透的感觉,汉克对此也抱怨过几句。所以他平时只会进行一些最基础的身体机能扫描,以此来观察汉克的健康进展。

睡眠方面也出现了新问题。汉克突然开始受到失眠的困扰,康纳听到过他在深夜时分频繁翻身的声响,还有第二天发青的黑眼圈。不过这个问题他已经尝试着和他沟通过,汉克对此反应倒是很激烈,“是哪个操蛋的可恶家伙让我失去了深夜的酒吧时光?我需要适应的时间!”

他在说谎。问题并不出在酒精身上。但汉克显然不想过多的讨论这个话题,康纳只好暂时放弃从他那里得到答案,转而研究起帮助人类入睡的方法。

下午六点半是康纳规定的晚餐时间,以往这个时间段的汉克通常在酒吧出没,把自己浸泡在威士忌里。而现在,刚刚结束工作的他却在帮康纳准备晚饭。餐具在餐桌上摆好了,密封包装中的蓝血已经倒入了杯子,相扑的食盆也添好了狗粮。狗粮是康纳购入的新品牌,很受相扑欢迎。大家伙等不及主人宣布晚饭时间到,就迫不及待的把脸埋进了食盆。

至于做饭,他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在厨房里晃来晃去,等待无所不能的安卓与那条滑溜溜的鱼的战斗结束。

烤箱是这场战斗的终结者,虽然它已经在很长时间里没被启用过了,但依然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汉克嗅着空气中弥漫着的调料与鱼肉完美融合后诱人的香气,不情愿的承认拥有康纳这个室友是件很幸运的事。

打开的烤箱散发着热气,康纳伸手打算把烤盘端出来。“嘿!你要干嘛?!”汉克一个箭步冲过来拉住康纳的手腕,制止了他的动作。

“你他妈是觉得手上缺点什么装饰吗?”汉克恶狠狠的说,他拉过康纳的手仔细检查了一遍,还好没什么变化。

“我测评过温度,它在我的机体承受范围之内。”所以请不要为我担心。但康纳任由汉克拉着他的手,看着他皱起眉头翻着橱柜,把东西搞得乱七八糟。

“哈,真厉害,”汉克嘲讽的笑了笑,“我不管你的那套,你就不能对自己多注意点吗?你我的工资加起来都不一定够你的维修费。”他终于翻出了烤箱手套,它只剩下了一只,手心的部分还有个烧焦的小洞。但有总比没有强。

他把手套胡乱套在康纳被他拉着的那只手上:“好了,先一只手端吧。”

“谢谢你,汉克。”

汉克颇为糟心的看了他一眼,他刚刚是不是觉得有这个室友很幸运?是真的,该死的,幸运。

即便如此,汉克还是在心里默默记下了下次去超市时买副新手套这件事。

不知道为何,接下来的时间里汉克依然无法安心享用美味的晚餐,他感到心中有种挥之不去的烦闷感,最近他频繁受到这种情绪的关照。

我在烦躁什么?他发泄似的切割着盘中的烤鱼,一边努力思索。他想让康纳对他自身关心一点,就像他对汉克一样,说到底这又是因为他关心康纳……他值得最好的一切,他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汉克奋力咀嚼着食物,快速撇了康纳一眼。仿生人正捧着杯子,小口喝着杯里的蓝血,似乎浑然不觉有人在盯着他看。

杯子是他们上次采购时购入的,因为康纳执意要让汉克睡前喝上一杯牛奶——可以帮助睡眠,康纳用充满关心的目光专注的看着他。

好吧,好吧,他就是无法拒绝这样的康纳!即使现在他得像个幼稚的小鬼一样喝什么“睡前牛奶”,他也认了。本来只需要一个杯子,不过它正好在打折。汉克随便拿了个棕色的,让康纳再选一个。

“你可以用它来喝蓝血。”汉克说。

他得给康纳添点餐具,好让他在吃饭时有点事情干,而不是紧盯着汉克,监督他把最后一片生菜叶吃完。康纳选了个蓝色的。不错的选择,用这个颜色的杯子去喝蓝血都不用清洗。汉克耸耸肩,拿过他手里的杯子放进了推车。

不过,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这些对仿生人来说都只是无关紧要的形式。虽然仪式感在生活中很重要,但汉克开始考虑要不要送给康纳一些他需要的东西。比如新的分析组件?帮助仿生人更高效的完成任务,听上去就是康纳的风格……

有些事你一旦意识到,就无法再回到之前视而不见的状态。从“睡眠事件”发生的那个夜晚开始,有什么东西挣脱了束缚,从他心中最柔软而又隐秘的角落跑了出来。甚至也许在更早的时候,它就已经在那儿了。

他太久没体验过这种感觉了,想要接近另一个人的强烈渴望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而且,一名男性,有自主意识的,仿生人,还是他的搭档!他已经五十多岁了,这几条无论哪条都很刺激心脏,叠加在一起就更有杀伤力。

但他是康纳,所以一切好像都不再是什么问题了。他想得出神,没意识到自己还一直在盯着康纳看。他都不知道康纳到底是怎么想的,仿生人会对人类产生感情吗?

在康纳没有觉醒前,程序的控制还时不时的提醒着他是一个仿生人的事实,他很好看,工作优秀,社交方面也做的不错,但仍只是一台塑胶机器。而现在,他拥有了生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这个棒极了的家伙。警局里已经有姑娘在康纳去帮汉克倒咖啡时向他搭话了——所以最近汉克都自己去倒咖啡。康纳询问原因时,他只好胡乱搪塞过去。“你泡的咖啡不合我口味!”之类的。

然后他绝望的看见康纳露出了委屈的表情,他立刻后悔了,可话已经没法收回。

不然要怎么解释呢?“我不喜欢你和姑娘们聊天。”他永远不可能将这种话说出口,并且——是他先建议康纳试着去交朋友的。

接下来汉克还撞见康纳偷偷尝自己杯子里的咖啡,试图还原“最合汉克口味”的味道。等康纳和哪个漂亮姑娘或者其他什么人一起出去喝咖啡时,你就抱着你”最合口味“的愚蠢速溶咖啡哭吧!想到这,他更加的绝望。

汉克已经盯着他超过两分钟了。康纳捧着杯子,趁机对他进行了一次细致的全身扫描。

身体机能一切正常,健康状态良好——体脂率表示最近的饮食和运动的效果很不错,可以继续执行。激素分泌在迅速增长,心跳加速,体温上升。系统告诉他,这些都是人类产生爱意时的表现……

爱意?

这里除了他和相扑就没有别人了。根据汉克目光的方位,结合近来他种种的异常行为,那对象只能是……康纳自己。

哦……哦!哦。

好吧。人们讨厌被扫描是有道理的。他刚刚似乎撞破了一件汉克本人还没打算让他知道的事。

第四章

“你刚刚是亮了一下黄灯吗?”汉克收拾着桌子,疑惑的问康纳。

吃饭时他似乎看见康纳额角的小圈有一瞬间变成了黄色,正是它的闪烁把汉克从自己的思绪里拉回了现实世界。

康纳的系统还在疯狂分析着它们刚刚得到的惊人消息。我该开口问他吗?他似乎没有说的打算,至少现在没有。汉克讨厌仿生人。

但他产生了爱意。

对我。

我可以拥有这种感情吗?

“也许你可以试试数羊,一种人类自我治疗失眠的简易方法。”康纳说。这条有点荒谬的建议成功转移了汉克的注意力。

我不确定我是否可以拥有。暂缓处理进度。

“数羊?不,我从来不靠那玩意儿入睡。”汉克疑惑地皱起眉,看到康纳的小圈快速闪烁了一下,又解释道:“比起数羊,酒精显然是更好的方法。在酒吧看一场球赛,喝掉足够的威士忌,最后,砰,你倒在床上的那一刻就能直接沉入梦乡。”

康纳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我想我们还是先继续试一试牛奶和规律的作息吧。”

汉克嚷嚷着表达不满,于是康纳又提议道:“或者我来给你数羊?我还可以唱摇篮曲。”

汉克一脸“你他妈疯了”的震惊表情,数羊和摇篮曲是什么鬼?康纳躺在他旁边这种事本身就能让他无法入眠了……够了,再一次停止,家里还是需要有个正常人的。

他瞪了一眼康纳,表示“你自己反思你说的是什么疯话”,端着脏盘子走开了。

第五章

康纳从没有过失眠的经历。

他的睡眠——待机,一向很迅速。仿生人也不会做梦,不过他可以在这个时间段整理整理他的记忆库。有时他进入待机状态,有时他只是等待新的一天的到来。但今天他什么都不想做。

他想起汉克,想起相扑柔软的皮毛,想起他们经手过的案件,想起雨水,天空,蓝眼睛,想起快餐车散发着的热气,在雪夜里蒸腾成白雾。

他在脑海里架起一道围栏,想象有白色蓬松绒毛的绵羊咩咩叫着从上面跃过。一只,然后是另一只。他在研究失眠时也学习了人类关于“数羊”这一行为的所有知识,但还没有掌握这项行为的精髓……第2380只羊刚刚跃过围栏。没有睡意。他当然不会有睡意。

有柔软毛发的动物。和相扑一样,但相扑是最棒的。

他想起汉克。

即使汉克就睡在离他不足十米远的卧室里,他仍然感到不安。遥远的距离。非物理性的。

汉克又一次在床上翻了个身。失眠有损他的健康。

康纳从沙发上坐起来,双手紧紧握住大腿紧绷的肌肉,然后又松开,给短裤留下了更多褶皱。他像是终于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

他从没感到如此紧张过。

诊断系统告诉他,不。

他并没有明确拒绝数羊的提议,不是吗?他只是先去试试这个方法。如果汉克愿意,他们可以再谈谈阻止他睡眠的“小问题”。


他起身走到卧室门口,停下了脚步。未经允许进入私人领域不是个好建议。听见声音的汉克头都没转,声音闷在被子里:“我很好,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本周你失眠的次数已经超过三次了,这是第四次,”康纳调出了数据,“这样下去会影响你的健康,你需要优质的睡眠。”

“你以为我不想睡个该死的觉吗?”是谁在他脑子里跑来跑去,搞得他没法入睡?

汉克重重地叹了口气,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把本就乱糟糟的头发揉的更乱了。

但这其实跟康纳本人没关系,他是无辜的,只能怪汉克所拥有的脆弱的人类大脑,还有不听控制的心脏。机器能为成千上万个结果做出预测,从中选择最优的那个,人类无法这样,他们永远在理智与情感之中挣扎。有时候他真羡慕机器……

“是因为我吗?”康纳问。

上帝和RA9啊,现在汉克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局面了,他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开灯。

“你扫描了我?”一个当前最不重要,答案也显而易见的愚蠢问题——但汉克急需它来暂时安慰一下受到惊吓的脑细胞。

“……我很抱歉。”康纳小声的说,然后他控制不住的又扫描了一遍。

扫描结果显示他并没有因为康纳的行为生气,但汉克现在情绪很不稳定,大量复杂的情感混杂在一起。系统分析资源不足。他额角的小环以一种疯狂的频炉闪烁着,压力值上升。

“嘿,嘿……”汉克赶忙打开床头的小灯,起身走到康纳面前,扶住他的肩膀让他抬头看着自己,“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人类就是这样,总会因为一些小事被扰乱睡眠。工作,生活或其他什么操蛋的小问题……”

在昏暗的光线中,汉克从他透亮的褐色眼瞳中看见自己的倒影。一张混合着悲伤与快乐的人类衰老的脸庞。

他没法再胡扯下去了。他沉默了一会儿,左手缓缓抚摸着康纳的肩头,直到那个小环渐渐恢复成平稳的蓝色。

“好吧,那我猜,你从对我的扫描结果里知道了一切?就是,人类那些愚蠢的感情……”

真是太让人尴尬了。汉克·安德森,他在心里大声质问自己,你是怎么沦落到现在这种境地的?他能感觉到他的脸在发烫,还好灯光很暗。而且他的心跳的像个十三岁的青少年——康纳肯定能听到。

康纳点了点头,并反驳他道:“那并不愚蠢,恰恰相反,它是人类所能拥有的最美好的东西。”

哇哦,颇高的评价。听起来像是个好兆头?这给了他勇气。

所以“现在你明白我的想法了,那你呢?”你是怎么想的呢?好了,他终于把让他几个星期以来难以入眠的秘密展示给另一位当事人看了。他能听见胸腔里那块隐秘的,空荡荡的地方除了心跳的回响,还传出了其他什么细微的声音。

“我爱你。”康纳毫不犹豫的回答他,又急忙解释道:“我想我爱你,我不知道系统如何定义它,但我爱你。仿生人能够拥有爱情,就像马库斯和诺丝……至于生理方面也无需担忧,我在刚刚已经预定了新组件,周末就可以进行更新……”

但汉克像是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他被康纳过于直接的回答砸的脑子嗡嗡作响,暂时没法思考更多的内容。他不敢置信,喃喃的说:“康纳,你还有很多时间,你理应得到世界上最好的一切……”他显然不符合“最好”的标准,他已经五十三岁了,即使人类的寿命在不断延长,他的人生也已经过去了一半。而他经历过的那些糟糕的事也磨损了他爱的能力与勇气——也许他更适合作为一个保护者,一个引路人,而不是什么亲密关系的构建者……即使他爱康纳。他否认自己。

“你说我可以得到一切,”但康纳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我可以吗?”

他被打败了。胸腔中空荡荡的地方正隆隆作响,盖过了那些充满疑虑,想要退缩的声音。有什么消失了太久的东西从苍白贫瘠的空地上生长出来,填补了那儿的空缺。

是的,他当然可以。无论什么。汉克试探着伸出另一只手,手指触碰到了康纳的手背,然后被紧紧的握住了。

“我为你制定了一个新的失眠治疗计划,你刚刚已经完成了一个部分。”当他们的嘴唇终于分开时,康纳说。

这场景太犯规了,他还微微喘着气,唇上甚至还带着点水光,却在一本正经的讨论什么治疗计划。

其实失眠这个问题的原因已经被解决了。但汉克还是好奇的问他完成了哪个部分,并且,他的大脑已经开始妄想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了。

“包括规律的作息,清淡的饮食,睡前牛奶,还有一个晚安吻。你刚刚完成了晚安吻。”虽然资料显示应该吻在额头,不过差别不大,“接下来是数羊。”

“你一定要加上数羊是吧?”汉克被逗笑了,他又凑过去,贴在康纳唇边。他的嘴唇真的很柔软,带着炽热的温度,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科技神奇的力量。

他们已经浪费了好几个星期了。“我们应该把这几个星期错过的晚安吻补回来。”所以即使是说话的时候,他也没有离开康纳的嘴唇。

康纳对此没有异议。他喜欢这些吻。他的系统是不是曾经判定了和汉克住在一起是让他感觉最好的事?更正。现在才是。

“你会感受到更棒的事的。”汉克埋在他脖颈和发间的那一小块凹陷处,发出闷闷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以及,我也爱你。”

他的接收系统受到了干扰。有酥麻的痒意顺着电流爬下他的脊背,往更隐秘的地方传输过去。

所以他刚刚是把话都说出来了吗?有种被人类命名为羞窘的,从未在他精密的机械大脑里出现过的情绪不知从哪块神经处理器中被生产出来。

康纳不知所措的扭开了头,企图躲避这让他的处理器急速升温的异样感觉。

汉克没再给他躲避的机会,他更紧的揽住了康纳,两个人艰难的向双人床的方向移动过去,差点被彼此的衣物绊倒在半路。

也许今晚没有时间进行数羊的部分了。

END.

一点点后续

汉克要求去掉数羊的部分(那太傻了!),换成双倍的晚安吻。而康纳获得了新的组件(不是分析功能的那种)。在他的警局工作申请通过后,每天都被闪瞎的警局众人表示希望局长好好考虑一下搭档间关系界限的问题。

局长: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也很意外啊!!!!康纳,别坐在安德森的桌子上!讨论案情需要坐这么近吗?!你的位置明明就在对面!!!

评论(15)

热度(439)